历史

易聊问答历史频道提供历史知识。此外,您还可以在这里咨询任何有关历史的问题,我们将寻找合适的专家第一时间为您解答。

中东雄狮萨达姆为何会在狱中痛哭?

伊拉克战争爆发,美国三下五除二就推翻了萨达姆政权,萨达姆经过大半年的逃亡,最后被贴身保镖出卖,在监狱中度过了三年的时光,然而萨达姆作为中东枭雄,在上绞刑架的时候都镇定自若,霸气侧漏,然而在狱中却失声痛哭,这又是为何?

萨达姆在被美军抓获之后,在狱中受到了人的待遇,根据一名看管萨达姆的监狱长称,萨达姆在监狱中所遭遇的侮辱实在再多了,美军不让他睡觉、还时不时殴打、脱光他的衣服、不给他纸笔写字,但是萨达姆从来没有求饶国,唯独在上绞刑架之前,在狱中痛哭了一回。

萨达姆说:“两个儿子都因为自己而死,孙子也是好样的,妻子和女儿也都在国外流亡,不得回家,这都是我的错,但是现如今我也是阶下囚,也无能为力。”

说到这里,萨达姆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说自己出生贫民,金钱权势的失去对他来说并不是打击最大的,相反亲人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才是最无法割舍的。

此时的萨达姆几经哽咽,萨达姆还声称:“失去我的伊拉克,之后将变得一文不值。”当时很多人认为萨达姆有些夸大其词,事实证明,如今的伊拉克和之前一度称霸中东的伊拉克毫无可比性,就连伊拉克人民的幸福程度也直线下降。

萨达姆同时也哭自己没有得民心,自己也有过错,才会导致这样的下场,因为这场战争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给伊拉克人民带来任何好处。

最后萨达姆走出监狱,步入绞刑架,依旧是泰然自若,因为他想表达一个伊拉克总统该有的气节,让伊拉克人民看见。就在几个蒙面人有些颤抖的时候,萨达姆大声说:“别怕!”

就这样萨达姆在2006年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现如今的伊拉克千仓百孔,妻离子散的数不胜数,归根结底是伊拉克人自己推翻了自己!

《三国演义》中,魏延这个人本人对他的印象挺好的,能不能说说诸葛亮为什么不大胆启用此人呢?

诸葛亮其实是一个很谨慎的人,用兵讲究谋划到位然后而行,而魏延则是一个颇有冒险精神的人。

其实我们讲,就用人来而言,诸葛亮比刘备是是差很多的。蜀汉政权的建立基本上刘备拉起来的人马,他用的人基本都能人尽其才,诸葛亮基本上也是用刘备的人才基础。

像刘备曾经建议诸葛亮不要用马谡,诸葛亮不听,果然吃了大亏。

又比如刘备说张飞尽早会被部下砍死,果不其然。

所以刘备看人相当准的,诸葛亮在这一点就要差很多。而且他的驾驭能力也不如刘备。

关羽张飞这样的万人敌,都能为刘备所用。

再看刘备对魏延其实也是蛮重用的。

但诸葛亮为什么不用呢?

其实还是驾驭能力差。因为魏延是匹野马,不是一般人能控制的。

魏延的脾气很差。有一回,魏延和杨仪吵架,要拿刀砍杨仪。

魏延脾气大,不容易控制,诸葛亮大概是米卢式的人物,态度决定一切。有能力没态度,也不能重用。

最后说一下,魏延最著名的子午谷奇谋,也是诸葛亮不用他的一次。

诸葛亮北伐时,魏延提出子午谷奇谋,仿韩信故事,用五千精兵穿子午谷奇袭长安,只要拿下长安,占据潼关,蜀汉就可以握汉中而窥天下,再度复制刘邦得天下的奇迹。

但是,诸葛亮并没有采纳这一条意见,选择设疑兵于斜谷,大军走坦途进攻祁山,最终以张郃破马谡于街亭,诸葛亮撤军而结束。

史料中记载,魏延不止一次提出子午谷奇谋,但每次都被诸葛亮拒绝。而诸葛亮的数次北伐都无功而返。

那问题来了,如果采纳魏延的意见,能不能成功呢?

我们看一下历史上有没有通过子午谷取得成功的案例。

子午谷是汉中通往关中的一条谷道,在秦岭上一共有六条道: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库谷道、武关道。

子午道就是其一,而且是最险要也是最难成功的一条道,所以有秦岭六道,子午为王之说。

这一条道建于秦代,第一次在历史露面是楚汉争霸之时,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去汉中时,走的就是子午道,结果因为路途艰难,汉兵怒气冲天,把不满都发泄在了项羽身上。不过,刘邦出汉中,走的不是来的路,而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之所以要明修栈道,是因为来时把栈道烧了,原本这个栈道非常方便,但刘邦为了消除项羽的注意,在张良的建议下烧毁栈道。后面为了吸引项羽注意,又假修了一段,但其实并没有修好,而在后面的数百年,大概这条道也一直没有恢复,所以成为人迹罕至之地,原本的通途成为了秘道。

接下来就是魏延的子午谷奇谋,后面有没有人打这条道的主意呢?

有的,到了230年,诸葛亮第三次北伐后,曹魏大将曹真不顾众人反对,执意反伐蜀汉,走的就是子午道,可见,这个子午道在三国时期也不是什么天大秘道,大家都知道,只是因为险,所以不会有什么守兵。

可是,曹真去的时候,没有看电视预报,正好碰上雨季,栈道被雨水冲毁,走了一个月,曹真才走完一半。当时魏延提出子午奇谋时,提出的时间是十天,曹真当然算是延期了,最后只得灰溜溜退回来。可见,要想战无不胜,看完新闻联播之后,也不能错过天气预报。

到了司马昭时期,曹魏再度伐蜀,这一次,钟会三路并发,从斜谷、骆谷、子午谷分别进军,恰好姜维搞了一个放人进来再关门打狗的策略,想捞笔大的,结果边关失守,引兵入寇,最终导致蜀汉灭亡。

这大概是历史上子午谷不多的成功案例,不过兵分三路,子午谷只是其一,在整个战役,也不是决定性的因素,跟魏延提的子午谷奇谋并不是一回事。

到了公元354年,桓温北伐,主力从襄阳越武关,进据霸上。这时候,另一路大军由大将司马勋率领从子午谷准备包抄,结果,两者联动没及时,桓温在霸上没有继续进攻,让前秦丞相苻雄抓住机会,调兵七千回守子午谷,将司马勋击败,可见有人守,子午道还是不容易通过的。

要是没人守呢?

那就看看唐朝的荔枝专道,为了让杨玉环女士吃到新鲜的荔枝,唐玄宗专门开辟了一道农副产口入京绿色通道,驿站二十里一换马,走的就是子午道,从重庆到长安,只需要七天,生鲜就能送到家。是谓:武侯不肯行军处,唐主翻教贡荔来。今日坦途千里望,谁知犹是玉环开。

接下来再次尝试子午道的是闯王高迎祥。自从起义后,高闯王辗转多年,胜仗打过,败仗也吃过,但就是没有决定性的胜利。到了崇祯九年的时候,高闯王决定玩一次大的,直接拿下长安。

作为陕西人,他当然听过子午谷,就决定走魏延想走却没走成的路。

计划很美好,可是同样碰上了大雨天气,时值盛夏,又潮又热,原本十天的路走了十五天,而且一出关,就碰上等了半个月的明军。

陕西巡抚孙传庭率领他的两万秦军以逸待劳,将高迎祥五万大军击溃,最终,高迎祥在山洞中被活捉,送到京城凌迟。

可见,这条道并不是秘道,如果早做打算布下疑兵,不说一夫当兵,万夫莫开,以逸待劳以少胜多还是很松轻的。

后面,还有王耀武在西安事变之后准备从子午谷勤王,走到一半,和平解决了。

可见,历史上,成功的案例不多。而且专攻子午道的,就没有成功的。

那魏延的子午道奇谋有没有可能成功呢?

我们看看史书中的具体记载:

夏侯楙为安西将军,镇长安,亮於南郑与群下计议,延曰:“闻夏侯楙少,主婿也,怯而无谋。今假延精兵五千,负粮五千,直从褒中出,循秦岭而东,当子午而北,不过十日可到长安。楙闻延奄至,必乘船逃走。长安中惟有御史、京兆太守耳,横门邸阁与散民之谷足周食也。比东方相合聚,尚二十许日,而公从斜谷来,必足以达。如此,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亮以为此县危,不如安从坦道,可以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故不用延计。

可见魏延说的奇谋要成功,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夏侯楙少,主婿也,怯而无谋”

魏延赌的就是长安守将夏侯楙是个没有谋略的人,自己的兵马一到,夏侯楙就会弃城逃走。魏延坐拥长安,就能够打开局面。

事情到底是不是如此呢?

首先,夏侯楙确实不善用兵,没有什么计谋。但是,要说夏侯楙一见五千蜀兵,就会弃城而逃,那可能性并不是特别大。

而且还要保证,曹军没有收到消息,没有在子午道设防,考虑到曹魏的主将司马懿是个快枪手,曾经创造八天行千里,快刀斩孟达的光辉事迹,难保司马懿不会闻风而动。而且就算魏延成功占据长安,又如何保证能守住呢?毕竟曹魏在关中一带还是布了很多兵的。

所以,诸葛亮认为这太过于冒险,拒绝了魏延的子午谷奇谋。这说明丞相心里还是有数的。

那是不是魏延的这个计就不行呢?其实也不能这样说,这条计虽然风险大,成功概率极低,但可能是诸葛亮唯一的选择。

魏蜀相争,曹魏强,蜀汉弱。诸葛亮以弱胜敌,走稳捷是行不通的,那只不过是慢性死亡,而激进虽然风险大,但还保有一丝胜利的希望。

或许,在数征失败后,诸葛亮有时候也会后悔自己没有采纳子午谷奇谋吧。

自杀比战死还可怕?为何越南战争结束后超过10万的越战老兵自尽?

越南战争结束后,美国有越战老兵自杀确实是事实。不过要说10万就有点多了,只能说数量确实很多,具体数字也并没有官方明示。

战场血腥又无情,最终两败俱伤

1955年越南战争爆发。在其后的20年间,美方派出大量兵力到越南作战,最高时美方参战人数有65万。

在双方漫长的拉锯战中,美方阵亡人数5万7千余人,受伤人数近30万。

作为战争的另一方,一场浩劫留给越南人们的是满目的疮痍。平民伤亡高达3000万,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以百万的劳动力死伤于战火。

一场又一场的生化战争后,更是产生了几十万的畸形儿。留给早就一无所有的家庭一生的负担。

上无劳动力,下多畸形儿。百废待兴的越南成了寡妇幼儿的聚集地。经济一蹶不振,人口恢复之路遥遥无期。

据最保守的数据估计,此次战争中越军死亡22万,伤117万,当然这只是最少的数字。

虽然相较于越南,美方伤亡人数少了很多。但是离奇的是战争结束后,美军参战老兵竟传闻有高达10万人选择了自杀。而这自杀的背后正是战争带给他们的后遗症。(10万的数字做不得真)

对于士兵而言,跑到异国他乡也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情。毕竟虽说训练士兵是为了保家卫国,可谁也不希望真的有一天背井离乡去流血牺牲,美国大兵亦然。

众所周知,越南战争是一场由美国主导的资本主义阵营以反对社会主义为目的挑起的一场非正义战争。

战争的性质就注定这场闹剧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况且还是“欺负弱小”。几十年的厮杀,最终成就了美国历史上的一场败仗,这更加令人添堵。

不管是什么战争,打赢了还好说,输了就难逃人人喊打的场面。那么美国方面,打了败仗谁来背锅呢?正是这些老兵。

他们大多是美国政府当时在民间征召或自愿入伍的贫民、农民、技工和建筑工的后代。可以说除了梦想和热血一无所有。

在这场战争发动后,美国国内出现了两派声音——支持和反对。声讨的对象自然是这些参战士兵。

压死骆驼的三根稻草,老兵自杀的导火索。

不过压死骆驼的肯定不是一根稻草。这些士兵之所以自杀,是因为患上了“战争心理综合征”。

该病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一种。是指原本心理健康的人在生命遭到威胁、严重物理性伤害或者心理创伤后留下的后遗症。

患病后患者主要表现为噩梦、情感麻木、社交障碍、精神不定等。如果病情长期得不到重视和治疗就会发展为重度抑郁症,进而增大自残自杀的可能。

而这些士兵所面对的第一道“创伤”就是战场的无情。关于具体内容,每一篇战时的报道都是最好的测写,尸横遍野,疯狂屠杀。

这些士兵学会了拿枪指向弱者,学会了将大炮对准无辜平民。不管你是怀孕的妇女还是蹒跚的老人又或者是涉世未深的孩童,统统杀掉。

因为他们受到的指令就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间谍或越共,这场侵略的血腥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年的日本侵华。

那么这些人就不会良心不安感到害怕吗?当然会,毕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不过怕没有用,他们已经同样走投无路。

时间久了,心也麻木了。越战的一个老兵埃尔哈特在接受采访时说: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把所有越南人当成敌人。如果无法分辨,那就开枪。”

敌人两个字又不是写在脸上,看上去都是同样的亚洲面孔。所以“滥杀无辜”变得见怪不怪。到了后来,这些美兵见到越南人,扳机就会被扣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即便发现杀错了,也只能感叹一句“唉,没看清!”美国前陆战队员艾德·奥斯汀在越服役时曾给父母写信,信中说到:

“每天杀死的平民比越共还多,无论是意外还是故意,这就是谋杀。有那么多越共我一点也不吃惊。我们就这么样对待当地人,用这种方法造出的越共比杀掉的多。”

这是一段真实的第一人称的罪行坦白。压死骆驼的第二根稻草则是战败回国后的那些声讨。前面所说的两派人士,都积极声讨这些老兵。

两路杠精大打口水仗,好战的“鹰派”指责他们打了败战,将暴行归算为士兵的目无法纪和变态。

反对战争的一派也容忍不了这群刽子手,除了唾弃就是质疑。可说到底,这群人都是上层社会没参与过战争的发言人。他们不会参战,也不会让自己的子女参战,他们只会“发言”。

这压死骆驼的第三根稻草则是国家的不重视。美国所谓重视人权,没有对战败战犯追责,但也没有人管他们以后的生活,更别提心理了。当然也是因为当时不清楚心理伤害后遗症竟然会这么严重。

回国后的他们面临着的是家人的不理解,社会的不待见以及政府的不在乎。没有居所也没有工作。

这导致他们大多彻底的走投无路,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最终以死终结,亦或是以死谢罪。

当然了,说了这么多也不是为了给谁洗白。错的就是错的,伤害已经是事实。谁也不能否认。莫说自杀老兵惨,死去的越南无辜平民更惨。

张作霖的6个女儿都嫁给了何人?结果如何呢?

张作霖跟林则徐还有关系呢?一代枭雄东北王张作霖有六名妻妾,八个儿子,六名女儿。福垊发现个巧合张作霖主政东北14年(1915年-1928年),有14个孩子。张作霖去世的那天是张学良的生日,去世的那年是1928年,他的长女与幼女相差28岁。大帅子女的婚姻,基本上都是联姻,就其女儿而言有一个除外。福垊带您看看大帅家的千金都嫁给谁,并有着怎样的结局吧。

大小姐:脾气最爆,父亲最爱,您猜猜她是林则徐的什么人?

张冠英(1898年-1954年),说起1898年,我都知道戊戌变法的大事,还有两件大事就是周恩来和彭德怀的出生。张冠英,其母为张作霖的原配赵春桂 。我们从冠英、首芳可以看出张作霖的志向,1898年正是张作霖投身草莽之时。都说男孩随妈,女孩随爸,相貌上福垊拿不准,但脾气上他们父女可是经常顶牛的。老张很多时候也是“好男不给女斗”地强以德胜了。

大概是在1916年,张作霖将长女嫁给了鲍英麟。鲍英麟何德何能,能受到张作霖的青睐呢?主要他有个好爸爸,他爸爸是陆军中将,一等男(袁世凯称帝时册封)鲍贵卿(鲍英麟是鲍贵卿的次子)。提起鲍贵卿大家也许不太熟悉,但他曾经的上司是叶志超,叶志超是刘铭传的人,而刘铭传又是跟着李鸿章混。鲍贵卿是段祺瑞、王世珍身边的红人,而且他跟张作霖是老乡铁哥们。张作霖为了实现他的东北王之梦,就果断跟他的铁哥们结成了儿女亲家。

1919年3月,鲍贵卿送儿子鲍英麟(字毓才)、鲍钟麟,侄儿鲍毓麟(后来深受老张重用,曾任奉军旅长、北京警备副司令、北平市公安局长,)到东北讲武堂深造,此时张学良也在这里上学。后来张学良继承了张作霖的班,而他在1928年和张学良成立了营田股份有限公司。张学良是董事长,他是总经理,张学良忙,他就专门经商,很有成绩。随着张学良丢掉东北,鲍英麟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甚至闹出了要跟张首芳离婚的消息,最后还是离婚了。解放后,周恩来总理听闻张首芳非常落魄,专门为她调拨一套房,定期发放补助,彻底解决了她的养老问题。

鲍英麟有个妹妹嫁给了林则徐的五世孙,您说张首芳是不是跟林则徐还有些关系呀!

二小姐:先嫁给王子嫁汉奸之子

张怀英(1907年——?)其母为张作霖的二夫人卢寿萱。1921年5月30日,大总统任命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兼任蒙疆经略使。福垊猜想大概这之后张作霖为了扩大地盘就拉拢科尔沁左翼中旗扎萨克和硕达尔罕亲王包乐康(蒙古名那木济勒色楞),并与之结为儿女亲家,将次女张怀英嫁给了其长子辅国公包晓峰(蒙古名林沁色鲁布)。福垊特别想说明的是,包晓峰不是傻子,傻子是他的弟弟包明远。包乐康曾想将次子娶吴俊升的女儿为妻,被大舌头老吴拒绝了。包乐康的长女嫁给了蒙古金旗王爷云丹桑布,而蒙古族著名的英雄嘎达梅林正是包乐康的总兵。

张氏家族与包氏家族同样在沦落,在沦落中,张怀英与包晓峰两人不是相濡以沫而且纷争不断。后来,在张学良的主持下,让两位妹妹离婚,其中就有二妹张怀英。后经人介绍嫁给了陈箓的儿子陈友涛。这陈箓不简单,曾是第一位留学法国的获得法律学士的留学生。北洋时期曾任都护使驻扎库伦办事大员,在他的努力下外蒙由“自立”变成了“自治”,并在唐努乌梁海设立佐理专员(行政官员)。1938年3月,陈箓投靠了日本,1939年被军统刺杀。张怀英跟陈友涛的关系还是很融洽的。后来与妹妹张怀卿住在了天津。

三小姐:嫁给了清朝遗老才子之子,后来移居美国

张怀瞳(1909年——?)其母亲为张作霖的四夫人许澎阳。大家有没有感觉三小姐是最漂亮的,尤其是三小姐的老公赵世辉特别地帅。赵世辉,原名天赐,为什么叫天赐呢?那是因为他出生时,他爸爸都70岁了,而且他还是赵家唯一的儿子,您说是不是天赐啊。他的父亲就是赫赫有名的赵尔巽(XUN ),是袁世凯的“嵩山四友(徐世昌、赵尔巽、李经羲、张謇)”之一,他的弟弟是四川总督赵尔丰,他曾主持撰写《清史稿》。说起来,赵天赐和张怀瞳也是老乡,都是东北人。两人婚姻幸福,生活愉快。1937年,日本侵华后,两人移居美国。

四小姐,嫁给最牛的清朝遗老之子

张怀卿(1911-1992其母为张作霖的二姨太卢寿萓。在网上张怀卿被称为第一美女,然而他的婚姻生活不仅不是第一美而且还有些糟糕。福垊在二小姐那段曾说,二小姐离婚时,还有一个也在张学良的主持下离婚,这个就是离婚的人就是张怀卿。有人形象地说二小姐嫁给了傻子,四小姐嫁给了疯子,然而福垊在前面说了,傻子不是辅国公包晓峰,那么所说的疯子是不是四小姐的老公呢?

福垊明确告诉您,不是!张怀卿的老公就是那个复辟清朝的辫帅张勋的长子张梦潮。据说,张作霖非常想和张勋结为儿女亲家,曾拿着女儿们的照片让张勋挑,最后张勋挑了个跟自己长子年龄相仿的四小姐张怀卿。网上传言,说张梦潮神经官能症,并且还说就是精神病。很显然,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倒是有精神官能症的病症。然而张梦潮没有这种病,有这种的病的是他的妹妹张梦缃。离婚后,跟着同胞姐姐张怀英居住在天津,她还任天津市政协委员,1990年张学良过90大寿时,她还回沈阳的“大帅府“题词“福寿康宁”。

五小姐,差点嫁给民国总理的公子

张怀曦(1913年——?)与三小姐张怀瞳同母,其婚姻也是比较幸福的。张怀曦长大后,张作霖将五小姐许配给了北洋总理靳云鹏的儿子。福垊为写此文,多次查阅资料,遗憾的是没能查出靳云鹏的儿子是谁?靳云鹏乃段祺瑞四大金刚(靳云鹏、徐树铮、曲同丰、傅良佐),人称斜眼总理。张作霖在1928年准备回东北时,靳云鹏当时就送他上车。可最后是张作霖被炸身亡,张怀曦的婚事也告吹了。张怀曦后来在英国剑桥大学求学,毕业后去了美国。网上传言李小龙的前女友丁佩的外祖母就是张怀曦,貌似丁佩还是向华强的前妻呢!根据丁佩(原名唐美丽)说,他的外公是北平警察局局长。

六小姐,至今健在的张作霖的女儿

张怀敏(1924年——)她是唯一的不被张作霖安排婚姻的女儿,但福垊怀疑她的婚姻应该是被他哥张学良安排。因为她所嫁的仍是名流之后,她的老公是翟元坤,而翟元坤的爷爷就是奉天省省长后改名为奉天省主席,再改名为辽宁省省长翟文选。张怀敏随夫到了台湾,曾为台湾东海大学的教授。

李鸿章当年是如何处理广东黑社会的?

先来说说李鸿章广东打黑,半年杀了六万人,这说法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在日记里的记载:有人告诉他,李鸿章在广东处决的“盗匪”,多达五六万人。

这是个什么概念?

李鸿章自1900年1月18日到达广州,7月17日离开广州北上,满打满算只有半年时间,平均每个月的处决人数高达近万人。

说实话,每月处决一万,连续处决半年,这说法夸张了点,但即便把这个数字打个折扣,那半年李鸿章在广东大开杀戒,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祭出如此霹雳的手段,这跟李鸿章当时的官场处境有关——李鸿章需要立威

甲午战败后,李鸿章一人几乎承担了所有责任,一切荣誉和实权被剥夺的干干净净,在京城处境艰难。

所幸,随后俄国人指定要李鸿章率领大清代表团,出席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这让李鸿章获得了9个多月的缓冲时间。

出访欧美多国,载誉归来后,李鸿章原以为朝廷能重新启用他,结果却是连遭冷遇打击。

1896年10月20日李鸿章回国,次日进宫向光绪汇报欧美访问成果,随后到颐和园觐见慈禧。归途中经过废弃的颐和园,李鸿章进去瞧了一眼,不想竟遭到朝臣严词弹劾,说他“擅入禁苑”。

吏部给的处理意见是革职,慈禧开恩后才改成“罚俸一年”。

就此,李鸿章彻底被边缘化。

之后,慈禧又命李鸿章去考察黄河水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不仅是个冷板凳差事,而且还带有惩罚的性质。

如果没有戊戌变法后的朝局动荡,李鸿章可能就要彻底告别官场了。

但乱局给了他机会。

当时的朝局乱在哪里,又给了李鸿章怎样的机会呢?第一,端王一党想废掉光绪,立自己的儿子为新君,从而上位掌权,慈禧为巩固自己的权利,除了在朝堂上玩弄平衡权谋,更需要汉臣领袖李鸿章的支持;第二,为应付对外赔款,养活日益膨胀的官僚队伍,推进各项改革,当时的清廷急需收回地方财政大权,增加收入,而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有一位在政商两界都有威望的人物坐镇支持,李鸿章无疑是最佳人选;第三,乱局之下,帝王都有留后手,暗置后援基地的意识和布局,在慈禧看来,李鸿章实质上是后党的人,算是心腹,此时将李鸿章外放地方,不仅可以让李鸿章跳出京城这一是非之地,一旦朝中有事,李鸿章可以作为可靠的勤王之师,回援京城;第四,广东是革命党的老巢,又是和列强打交道的一线前沿,时任两广总督谭钟麟能力不够,应付不来,朝廷急需像李鸿章这样的强力人物坐镇此地,从而稳定东南。

这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慈禧最终决定重新启用李鸿章,外放两广,出任两广总督。

此时的李鸿章已经在冷宫中憋了四五年了,为扭转此前在官场的颓势,不负慈禧厚望,使朝廷“无东南后顾之忧”,他必须拿出霹雳手段,整治广东黑恶顽疾。

当时的广东匪盗有多猖獗?

提起当时的广东,有个家喻户晓的说法——“粤东盗甲天下”。

张之洞在1885年担任两广总督时给朝廷的奏章中说:“粤东山海交错,民情犷悍,盗匪之炽,甲于他省。”

岑春煊在1898年出任广东布政使时,陛辞时光绪皇帝嘱咐他:“广东土匪甚炽,到任后宜设法剿办。”曾春煊到任后,在写给朝廷的奏章中,多次表示“广东盗风之炽,甲于他省。”

清末广东黑道猖獗,是有历史原因的。

自入清以来,广东长期活跃着号称“反清复明”的众多地下帮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帮会的反清色彩逐渐褪去,又随着大量打家劫舍的盗匪纷纷加入,昔日的帮会也就成了纯粹的黑社会。

到了晚晴,情况变得更糟。清廷一方面要应对列强入侵,一方面要肃清沿海匪患,于是就必须招兵买马扩充军警力量。而当时的清廷,财政十分困难,内忧外患稍有好转时,又不得不立即遣散这些新募的军队。

这些被遣散的军人,因为没有出路,很多最终都带着武器加入了地方帮会。

如此一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李鸿章之前,广东都是怎么打击匪盗的?

对晚晴朝廷而言,肃清地方首要的问题就是缺乏经费。为了解决这个难题,稍大胆的封疆大吏都搞了这一手,对盛行广东的各类赌博,以罚代禁,用罚款收入来支持肃清地方。

晚晴名臣郭嵩焘、张之洞都这么干过。

有经费支持,在具体肃清手段上,各位封疆大吏都是按照常规的方法在做,哪个地方的匪盗闹凶了,就派军队去围剿;平日里主要靠两种手段,办团练,搞连坐。

当时的官场有这样一个说法:“办团练以助兵力,查保甲以绝匪踪。”

但因为晚晴朝廷已经腐朽不堪了,这几个手段用下去,实际成效并不显著。

归根结底,晚晴朝廷没法解决老百姓生机艰难的问题,解决不了这个,就杜绝不了活不下去的人去铤而走险。

李鸿章到任后,又是怎么干的?

虽说李鸿章到任后,手段比较霹雳,但归根结底,还是裱糊匠的性质,只是他的声威大些,动静大些。

李鸿章去广东,带了一个重要的助手。此人名叫刘学洵,昔日的广东“赌王”,在广东号称“刘三国”——文可华国,富可帝国,妾可倾国。

因为刘学洵过去曾在广东承包过“闱姓”赌博,对广东各种明暗势力又非常熟悉,有他辅助,李鸿章施展起所谓的霹雳手段要从容的多。

在李鸿章使用的霹雳手段中,除了上述几个惯用手段,较特别的是,李鸿章凭借他的声威,向朝廷要到了“就地正法”权。

这一点对地方匪盗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李鸿章之所以能在半年内处决那么多人,归根结底也在这里,在地方,他握有完全的生杀大权。

当然,作为善于驾驭局面的朝廷重臣,李鸿章肃清地方,也不是一味地杀人,他很懂得剿抚并用,也很注意分寸。

简单说,就是能抚则不杀,只杀真正穷凶极恶的黑帮分子,不碰带有革命党性质的争议人物。

照梁启超的评价,李鸿章在广东那半年,群盗慑其威名,或死或逃,地方亦赖以小安。